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许振义 > 许振义:新加坡日均增500多例,何以明天就敢“解封”?

许振义:新加坡日均增500多例,何以明天就敢“解封”?

202061

 

今天,新加坡为期八周“断路器”新冠疫情阻断措施终于到了最后一天。即便断路器停止,也不是一切如常。而是进入新常态,人们必须调整生活和工作,一直到有效疫苗或治疗药物面市。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新加坡新冠疫情。

 

123日,新加坡出现首起病例,是境外输入,引发了2月的社区传播。

 

3月中旬,欧美、东南亚多国疫情恶化,来自这些地区的旅客和新加坡撤侨的国民带来了第二次国际传播,比第一轮严重得多,并引发了3月下旬开始形成得第二次社区传播。

 

 

到了4月初,第二次境外输入和社区传播引发了大型客工宿舍传播。由于大型客工宿舍人口密度极高,传播极快,规模与速度并非社区传播可比。有人将大型客工宿舍人员高度聚居而且相对封闭的情况与钻石公主号和美舰“罗斯福”号航母相比。

 

为了阻断病毒传播,新加坡政府43日宣布,于47日启动名为“断路器”的阻断措施。“断路器”究竟是什么?

 

首先,“断路器”不是封城。因此,人们没有见到传说中的全民关禁闭,没见到军警封路,没见到社区居委会封小区,凭证出入。

 

尽管没有一般人理解的封城,但是,“断路器”初期在国会紧急通过的“冠病临时措施法令”对禁止聚会、居家办公、居家上课等确保人际安全距离的措施做了细致规定,对被监测到的违法者严惩不贷,不分男女,不分年龄,不分国籍。其中包括违反居家通知,出门三小时买口罩的美籍机师Brian Dugan Yeargan,被判坐牢四周,还有22岁青年男子郑春贤在居家隔离结束前半个小时外出吃印度煎饼,被罚款1500新币。

 

根据卫生部长的说法,“断路器”是紧急拉闸。为何紧急拉闸?因为当时社区疫情已经爆发,客工宿舍疫情也开始爆发,形成了两个前线。

 

之所以形成两个前线,是因为大型客工宿舍与本地社区的应对措施不一。前者可以进行“封城式”集中管理,统一安排送餐、送电话卡、安排汇款、安排医疗队进驻等,宿舍内外的人交集较少。这是社区无法做到的。

 

如果47日没有启动“断路器”,新加坡极其有限的医疗资源和社会资源肯定支撑不了两头同时作战。

 

“断路器”之所以称为“断路器”而非封城,正是因为它的设计功能不是为了掐断病毒传播,而是压平峰值,为社会和医疗系统争取时间,同时,争取维系社会和医疗系统继续运作的经济资源。

 

“断路器”于43日宣布,7日启动。启动之后两周,也就是病毒的一个潜伏期,421日,每日新增病例达到峰值,之后稳定下来,不再爆发,并略有下降。

 

尽管下降并不显著,必须注意的是,4月高峰时期,检测的是出现症状的;到了5月中旬,由于出现症状的病人已经转移到医院和方舱,开始检测无症状人员。这些无症状人员一经PCR检测阳性,即列入确诊名单。

 

前文已述,本地社区疫情管控比客工宿舍不同(详见新加坡单日新增过千;未知的恶可能尚未引爆)。社区的特点是没有进行全封闭式管理,从这点上看,社区疫情防控较客工宿舍不易;另一方面,社区的居住密度远远不像客工宿舍这么高,感染率远远比客工宿舍低,从这点上看,社区疫情防控较客工宿舍不难。

 

 

尽管疫情有所缓解,但是,整个5月每日新增病例毕竟仍有数百例。在这种情况下,新加坡政府为何决定“断路器按计划62日开始分阶段解封?

 

新加坡政府的依据有两条:客工宿舍疫情不再爆增,社区新增病例控制在低个位数。

 

很多人可能忽略了,在为期8周的“断路器”中,55日、12日、19日是进行过极小部分的松绑的,包括允许部分制造业复工,中药行、理发店等复工,会考班学生错峰回校等等。

 

在宣布这三次“微解封”之时,不少人断言——每天还有几百例确诊,你就等着再次爆发吧!

 

然而,传说中的再次爆发并没有发生。至少,尚未发生。

 

 

511日起,社区每日新增病例持续控制在个位数,除了52123日。这说明谨慎的、逐步的松绑是可以考虑的。61日,社区新增病例降至零,是223日来的首次。

 

有一点很重要的是对重点群体的积极检测,筛找出无症状人员,因为无症状人员也有可能是感染源。与一些国家不同的是,只要是PCR检测结果阳性,新加坡即列为确诊,血清抗体检测结果阳性的康复者也追加为确诊。

 

5月初以来,当局对宿舍客工、必要服务领域职工、学前教育职工、安老院和疗养院职工和住户等进行积极主动监测,筛找无症状人员。

 

新加坡对安老院和疗养院职工和住户22000多人检测中,5人确诊;对学前教育职工32000多人检测中,13人确诊;这些确诊者大部分为无症状或已康复,说明社区中的感染率不高。

 

在医疗资源方面,截至531日,病愈人数已超确诊人数之六成。加护病房、其他病房、方舱医院、社区康复措施等资源压力较之月初已大大缓解。累计病逝人数维持在23人。

 

 

病毒散播受到遏制,社区中的感染率不高,医疗资源日渐紧张的情况得到不小的缓解,相信这些加强了政府的信心。519日,政府宣布“断路器”按计划于61日结束。但是,“断路器”结束之后并不立即解封,而是分三个阶段。

 

进入62日启动的“第一阶段:安全重开”之后,有些行业可以复工,有些可以重启,例如中医针灸、染发、探望父母和祖父母等。

 

但是,很多目前不能做的事,到时仍然不能做,例如朋友聚会、堂食、娱乐、体育赛事、补习与兴趣班等,目前居家办公的到时仍然得继续居家办公。

 

所以,有人说,与其说是解封,不如说是续封,但稍微放松一些。

 

 

从目前看来,第一阶段有望本月底之前结束,然后启动第二阶段。

 

到了第二阶段,多一些商业活动和社会活动可以重启,比如堂食限5人以内等,初步恢复经济活力。

 

但是,只要疫情反扑,随时需要重新拉闸断电。

 

根据目前国内国际疫情,我的判断是,如果一切顺利,第二阶段至少为期3个月,也就是说,最早10月才进入第三阶段。

 

到了第三阶段,夜店、酒吧、电影院、健身房等可以复工。

 

其实,如果10月可以进入第三阶段,应该还算是快的了。

 

别忘了,从第一天开始,新加坡政府的决策判断一直是——这是一场持久战。

 

如果到了11月、12月才进入第三阶段,我不会感到太意外。

 

如果这三个阶段执行中任何时候出现大反扑,那么,所有时间线还得再往后移。

 

出现反扑的可能性绝对存在。各种潜在的感染源在接下来几个阶段都会陆续出现,包括社区潜伏感染源、客工复工后与社区交叉感染、恢复哪怕是部分国际商务旅行之后的交叉感染等等。

 

即便到了第三阶段,也不是一切如常。而是进入新常态,人们必须调整生活和工作,一直到有效疫苗或治疗药物面市。

 

 

新中6省市开启快捷通道

 

无法根除病毒,但在疫情得到控制的情况下,谨慎、逐步重新开放,尤其是维护国际产业链和供应链尽可能完整,接下来的工作重点是:保国际互联互通,保企业,保就业。

 

由于新加坡是城市国家,没有纵深,没有资源和国内市场,而且经济高度外向,因此,新加坡与外国的人员和物流的连接必须尽快做安全的、有限度的恢复。

 

528日,新加坡、中国外交部举行“新中应对冠病疫情”第二次视频联席会议,决定于6月初启动“快捷通道”,让两国必要的商务和公务人员可以便利往来。

 

 

联席会议决定,新中两国就疫情常态化背景下,在做好疫情防控前提下,开展复工复产合作,保持产业链供应链稳定。

 

新加坡将与上海、天津、重庆、广东、江苏和浙江六省市之间启动快捷通(Fast Lane),之后逐步扩展至中国其他省份和直辖市;双方也将探讨增加直航,满足快捷通道的需要。

 

 

我注意到,中国大陆所有四个直辖市中,第一阶段快捷通道唯独北京不在列,显示了首都防疫的高度戒备。

 

新加坡外交部常任秘书池伟强和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罗照辉528日共同主持联席会议之后,昨天发表联合文告宣布“快捷通道”消息。

 

联合文告也指出,新中两国高度重视产业链供应链畅通,将努力提升两国货运和通关效能,包括为必需医疗物资和食品等商品流通提供便利。

 

除了中国,新加坡也与新西兰、澳大利亚、加拿大和韩国加强协调,以便逐步恢复跨境人员流通,并在安全的情况下允许必要的旅行。

 

529日,“上海—新加坡经贸合作圆桌座谈会暨上海·云见—新加坡专场活动”在上海总商会旧址举行。

 

在会上,新加坡航空公司中国区总经理曾国铭提出关于新中人员往来的问题。上海市政府外事办公室副主任刘光勇回答时介绍,在上海的“快捷通道”方案下,符合条件的人员在登机前和入境后进行核酸检测。若结果均为阴性,就不必集中隔离,而是可通过工作地点和居住地两点一线、专人专车运送的闭环管理,尽快投入工作。

 

出席座谈会的上海市副市长许昆林说,上海市将对新航提出的问题密切研究,希望能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基础上尽快恢复国际人员往来。“上海是个外向型市场,如果省际和国际旅游不恢复,经济就有一块发展不起来,这是我们共同关心的问题。”

 

 

 



推荐 9